祭奠曾经逝去的诛仙恋

2016年7月18日22:21:22 评论 921

六月,黔城西疆,坐上破旧班车,靠着窗,倚着盛夏的阳光。车子一路颠簸,明明容身之处距离目的地不远,却已在路上踯躅了良久。拿出手机,看着时间尚为宽裕,便继续将目光投向窗外,陷入沉思。树上的叶子,在夏风中微微翻过身来;而路旁的一切景致,从眼前一闪而过。掰着指头,算来已在世界的某个角落生活了两年,却始终没有让自己爱上这里。喜欢简单的地方,简单的生活,喜欢简单的人,也喜欢,简单的感情。

祭奠曾经逝去的诛仙恋

因此努力把生活过的很简单,每日不过是吃饭、工作、休息,偶尔看一场喜欢的电影。房间也很简单,一床,一桌,一椅,还有一台属于自己的电脑。在这个陌生又熟悉的角落里,不得不承认,自己仍然是孤寂的。于是,除却工作,偶尔将所剩无几的时间,都送给了这个叫作诛仙的虚拟世界。也正是诛仙,陪伴我走过了整整十年,给我消遣,给我慰藉,还有,帮我消除一切哀愁。

依稀记得那时的你,也一如现实的我,喜欢简单的地方,喜欢简单的人。喜欢在夜深人静,完成一天所有任务的时候,一个人来到冰天雪地的昆仑,静静伫立。你说昆仑有纯净的雪地,有冉冉的篝火,还有我两那缠缠绵绵的回想。

那时的诛仙,我的角色叫“虽死不悔”,选这个昵称,是因为喜欢小说里碧瑶为张小凡挡下诛仙剑时所念的痴情咒:“九幽阴灵,诸天神魔,以我血躯,奉为牺牲,三生七世,永堕阎罗,只为情故,虽死不悔。”是因为你喜欢碧瑶。

祭奠曾经逝去的诛仙恋

而如今,却只是安安静静的去你去过的地方,固定的十一线。因为你的生日十一日,所以爱极了这个孤单的数字。日子不紧不慢地过着,一个人,背着大刀,走过繁花似锦的河阳城,走过妙如仙境的青云山,走过佛光普照的天音寺,走过阴森恐怖的死泽,走过充满民族风情的南疆,走过白雪皑皑的昆仑,走过阴霾密布的修罗。整个世界就我一个人孤独的走着,但我确认为,在这里,仿佛整个世界都是我的,因为你曾经是我的。

背着鬼王刀,游荡在诛仙的各个角落。八卦着世界上某男某女的新闻,观赏河阳美景,吸取青云灵气,看焚香谷桃花盛开,看雪琪独舞,不紧不慢的打怪升级。灵犀两毛钱一个,无所谓,累积满格包裹后,其实挺可观的,可以看一场《愤怒小鸟》了。

最初,一群胜似朋友的陌生人,好不热闹。打打杀杀,有笑有闹,而如今,只落下我独自一人。美名落霞的你作为我的诛仙伴侣,整日隐身在昆仑山与那群鬼道为伍,让我满怀醋意。貌若天仙的你在我多次抗议下,不知何时改了密码。好友列表里再也看不到你亮起的昵称。颓废的职业,至今依然记得,是未飞升天音吧。最后一次见你,貌似45级,比我的小号还小呢。

曾经初来乍到诛仙的我们,风花雪月。与朋友不亦乐乎的在战场刷着叫坎的装备。对于在虚拟世界才能获得充实的我们,没有想过离开游戏,是假的。只是花了30块钱买了一个防沉迷软件安上之后,下个周末又将它卸载掉,然后输入烂熟于心的账号密码,手指不听使唤的点击进去。暗骂过自己的不争气,只是在进入游戏界面后,看见家族频道里各位好友熟悉的声音和调侃。于是,又再次决定留了下来,继续奋斗。

河阳城西南一角,是神秘花坛,成双入对的情侣为了节约168元,忙碌着两个月才能做满的情缘任务,昙花一现,他们的情谊便四季长春?落单的我,浅浅的笑过,那是一丝幸福。我不强势。从接触诛仙到加入家族,我仍然独来独往,独上昆仑,独下死泽。从少侠到进入90级时,仍白痴的认为,从河阳到焚香谷,只有河阳西郊一条绝经,殊不知从飞天仙子那里秒秒钟就可以传送过去。时间一久,游戏枯燥乏味,却让越来越多的人呵护在手心里。谁被欺负了,GT或YY一吼,好友火箭般的速度,聚集,然后,厮杀,为帮族人报仇,为振兴帮派声誉。而作为挑逗别的家族漂亮MM而挑起此次斗殴事件的我,好不闲暇的踩着飞剑半空观望。

偶然的机遇,得知139级的无量,一招下去,个个如木头人般,动弹不得。于是,有了动力,加油升级。升级速度只是比乌龟还慢的我,到世界上刷出我达到无量至尊成就的时候,未飞升等级的无量对那些疯子已经毫无作用,于是一片茫然。多数情况下,我宁愿飞到青云大殿,与镇守青云山的麒麟合影拍照,或者踩着99元买来的飞剑游遍诛仙的每一个角落。遇到仇人,便热血沸腾的嚷着我的家族为我报仇雪恨。当看见敌人被杀倒在血泊后,我才收起飞剑,从高空一跃而下,并高傲的俯视。哼,欺负我的下场,一个字,死。

只是,后来的后来,诛仙路上,我仿佛只有我自己。任人践踏,任人欺凌。我也没了感觉。是没了游戏的热情,还是曾经游戏中的他们一个一个离我而去后,我的心也已不在。1级少侠,时至如今,90的鬼王,华丽的时装,与诛仙中寂寞的身影,恰成反比。诛仙路,到底有多长?继续的理由,有曾经消逝的记忆,有现下割舍不掉的某些情谊。或许,诛仙一生,一世尘埃落定。

祭奠曾经逝去的诛仙恋

诛仙的感情,由一根网线连接而成。传说中的网恋。我,也不例外。也许因为一个人久了,梦里总会有一只单身狗把自己吵醒,这便是游戏中成婚的初衷。依稀记得,婚礼那日,许下誓言白首不分离,整个家族全来贺喜。只是,分分合合几次后,累了。

现在的我,该拿什么理由追求完美的结局呢?游戏里的婚姻,非男女之情。有人说,那是一场富有戏剧色彩的闹剧。而如今却为何流连不已?扪心自问,若她不主动离婚,我是不会分手的。纵使她离开诛仙,我仍可以假借有夫妇之名,在现实中挽回一切,纵使我们相隔1300多公里。

她是什么样的人。我并不太明了。对他,印象最深刻的便是在焚香的神火坛,她深红的名字,触目惊心。没有免罪文告的年代,他用他的行动博得了我心的悸动。别人骂她,我杀。再骂,再杀。循环反复。也许,任何一个男子都会这样去保护自己的心仪的女子吧,可是,她依然感觉不到我的存在。没有任何理由,但仍然用心的呵护,不允许任何人对她有爱慕之心,除了我。

她的离开,不是因为我。是一个叫做红颜祸水的词。我们输在这了。对她,没有任何怨言,删除我,绝然的转身离去。留下我,独自站在河阳城,恍然无措。我承认,我难过。我承认,我恨。我承认,心如刀绞。

一月,两月,三月…还是一年,忘了有多久,她再次出现,笑着说:世间,本就如此,一人走了,自有另一人替代。不是不曾爱,而是那份爱早已随着心脏跳动的频率慢慢消逝。

第二任,像是陌生人,闪婚一族。我的怜惜,她看作虚情。我的呵护,她视作假意。她亲密的呼唤,我只是冷冷的打断。在我没喜欢上你的时候,喊我名字便好。

是的。明明不爱,却享受着别人给予的温暖。那么理所应当,蛮横的收着别人的付出。傻傻的我,即使知道自己只是为了之前的赌气才与她成婚,也仍默默爱护着。

某天,周末上线,帮派频道,她的名字。我惊愕,双手颤抖的打开会话窗口,随即冷漠的对视着电脑屏幕,点击关闭,心想,何苦为难别人呢。

相依相偎的邀请,不再同意。只是,为何,心空落落。终分手了,她的请求是我去点的。或许是我的骄傲。或许她是向我证明没有我的陪伴,她一样可以很好。不过,不再重要了。紫电这个服务器,不再有她这个玩家的存在。在分手不久后,这个曾允诺守护她一辈子的我也决然离开了诛仙。

后来的某天,电脑右下角闪烁的头像,我点开,是她,消息框显示:“诛仙唯一的相公,近可可好?”我笑了,回问:“重要吗?”

祭奠曾经逝去的诛仙恋

诛仙情感,一场游戏,谁负了谁,谁弃了谁,在谎言与承诺面前,终究不过一张白纸。曾在论坛写过一篇故事。女主角便是她。即我现在丢不得、舍不得、扔不得的女子。

与他,是真心,是假意,是习惯,还是寂寞?问自己。没有答案。只知道,听不到他的声音时,会想念。只知道,收不到他的信息时,会落寞。只知道,看不见她在线的时,会细声询问。

分手,复合。我们也与其他情侣般,赌气卖号、删号,任性下线。只是,思念战胜了理智。结局,会是怎样?谁也无法预言。我只想对着天空大喊:只在乎曾经拥有,不在乎天长地久。心,百般苦涩。现在细想,只有在无法肯定结局的时候,才会用曾经拥有四字,宽慰自己。

或许,飞蛾扑火的爱情,不适合我。却仍赤脚走在滚烫的熔岩上,因为相信自己的免疫能力。

为你一生,

爱你一世,

承你一生,

诺你一世。

风风雨雨,携手相伴。纵使家族已经名存实忙,往日的情谊,却依旧存在。如今,离了家族,飘荡在外,没了往昔的热闹。

有时候,我也曾想和他们一起离开,只是还是舍不得某些人,尽管她视你而不见,既然如此,让曾经的记忆沉淀。换我一世清醒,繁华落尽,过客远走。

时光转,不知今夕是何年,风,早已吹散了云烟。

你依旧是你,我依旧是我。只是某些记忆,你我知晓,存在我们的心底。若有一日,偶然在某处看见诛仙的海报,我们依然会微笑着想起走过的那些快乐,那就足够了。

weinxin
APP下载
微信扫描左侧二维码,下载Jane博客APP,关注我...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