祭奠曾经逝去的诛仙恋

六月,黔城西疆,坐上破旧班车,靠着窗,倚着盛夏的阳光。车子一路颠簸,明明容身之处距离目的地不远,却已在路上踯躅了良久。拿出手机,看着时间尚为宽裕,便继续将目光投向窗外,陷入沉思。树上的叶子,在夏风中微...